“量子計算會如何影響人工智能(AI)?”“我們如何信任那些機器學習的算法?”“發展通用AI有路線圖嗎?”在昨天舉行的世界頂尖科學家青年論壇之人工智能會議Ⅱ上,面對年輕科學家的困惑與提問,在場的AI大咖們似乎有點“招架不住”,不時以“要靠你們年輕人去探尋”來作答。

  的確,這些涉及人工智能未來幾十年發展的思考,需要一代又一代人接力探索。直面未來,年輕“后浪”們需要承擔起更多開荒拓土的責任,從技術發展、社會倫理等多個角度為人工智能“時代之問”作答。

  從算法到應用,新突破層出不窮

  用特殊材料制成的機械臂不再只會抓取粗笨的工業器件,還可輕柔完好地“捏”起一塊豆腐或布丁。這是新加坡國立大學生物醫學工程系副教授姚臣華帶來會場與大家分享的“柔性機器人”。除了在食品配餐行業的應用,這種柔性材料還可制成智能手套,幫助患者恢復手指功能。

  香港科技大學計算機科學與工程系副教授陳凱則針對數據孤島和隱私保護的問題,提出了獨到方法,用以提升計算加速能力,同時創造更安全的信息環境;上海交通大學軟件學院教授陳海波針對越來越智能且越來越復雜的人工智能物聯網,提出需要為之打造原生操作系統解決信息延遲、數據異質等問題。

  通過開發算法,將各類生命科學、新藥研發數據納入機器學習范疇;嘗試打通不同類型數據之間的界限,從而理解人類意圖;通過AI數據分析尋找缺失的物理學定律……青年AI科學家們帶來的成果,讓屏幕另一端的業內大咖們驚嘆不已,幾次提出“請把你們的論文發給我看一下”。同時,針對年輕人的研究方向,還貼心地推薦可開展合作的同行。

  牢記“以人為本”,須臾不可忽視

  被視為強人工智能時代到來的標志,通用AI是近年來業界探討的熱點之一。

  支持通用AI的,有1995年圖靈獎得主曼紐爾·布魯姆和其夫人、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士蘭諾·布魯姆。他們認為,人的大腦就是典型的通用智能平臺,“人腦可以被看作一個舞臺,演員和觀眾可以問答互動,并引發更多觀眾參與”,在認知神經科學模型的促進下,通用AI的出現將是大勢所趨。

  持反對觀點的,則是1994年圖靈獎得主拉吉·雷迪。他認為,各個領域都可以發展專用人工智能,就好像人們現在使用的一件件工具,根據需要使用,夠用就好。在他看來,發展“全知全能的人工智能”,就是給人類制造恐慌,“一說到AI取代人類,把很多人都嚇壞了”。顯然,作為人類強大的幫手,專用AI也只是一種工具,不可能朝著產生自我意識的方向發展,也只有這樣,才更讓人放心。

  “AI使用中最重要的標準是什么?”中南大學資源與安全工程學院教授齊沖沖本以為答案會是便捷、準確,可2015年圖靈獎得主馬丁·赫爾曼給出的答案卻是“符合社會倫理”。“技術可以賦予我們更強大的能力,但我們的社會和倫理發展必須要跟上。”他強調,人們必須要意識到,“作為一個物種,人類要更加成熟,才不會走向自我毀滅”。不過,關于這一切的探索,都要依靠年輕人來完成。